翷穹

戬空 拟人 借梗话剧《山》

接上文

  他俩晃来晃去的走到了屋内,屋里的陈设简单,但有着一股若有若无冷梅的香气。杨戬扶着大圣向床前走去,将他轻轻放在床上,让大圣依靠着床梁。

杨戬见他半眯着眼,安置好后,便想起身离去。

“显圣大哥……”声音软软的,一字字蹦出,激的杨戬身格一软。他回头望向大圣,却见大圣睁着他那双琥珀金眼,眼内流离着光,看着杨戬。

“俺老孙谢谢你的桃子和酒!”说罢便朝杨戬咧嘴一笑。杨戬僵站在那,好一会儿从那魅惑的声音中移神,双手拢了拢大圣翘起的乱发。

“悟空……是我错了……”杨戬脸上带有愧色,大圣不胜酒力,已经睡着了,并没有听到他说什么。他缓缓将大圣放倒在床上,摸了摸大圣的脸颊,转身走出屋内。

翌日早上,待杨戬再次来到屋内时,屋内已是空空如也。大圣他走了。杨戬对自己幻想的场景不禁嘲笑一番,高冷的司法战神何时如此多情了?仙家不愁白头,但愁偕老。“啸天!”杨戬叫到“随我一同去协助孙大圣一臂之力。”

碧波潭上,杨戬带着梅山六兄弟与大圣八戒一起擒住那偷盗佛宝的龙公主驸马爷——九头蛇。碧波荡漾,大圣仰头看着杨戬“多谢真君大哥出手相助。边说边拱手作揖“对啊!对啊!二郎真君出手相助,擒住魔头,为百姓造福,真是有增仙德。”八戒油嘴滑舌,不住的说道。

“哪里,擒拿妖魔本事我等之事,何谈仙德一说?”杨戬笑到望向大圣。

“真君真是神仙之楷模,天庭的神仙有几个能比得上呢?”大圣与其笑到,随即又说“那小弟先行告辞了,护师傅西去乃事急事,等有闲暇之时,一定登门相谢于兄长。”看到远处的沙僧扶着师傅过来,大圣便有了急去之意,打断了杨戬所想,草草的结断了话语。被打断的杨戬只能平平淡淡的说了一句“大圣,告辞。”便领着梅山六兄弟离开。

“猴哥…你不说这二郎真君与你关系不好吗?可我已报上你的名号来,他便兴冲冲的过来了,我看他对你挺热心的。”八戒纳闷的问道。也是,自己师兄大闹天宫那会儿,是二郎真君去擒的他,战无不胜的齐天大圣怎能受此委屈?那他俩关系不好,便能说过去了。“不过,话说回来……二郎真君的仙姿真好啊,果然是天界众女神仙的梦中情人啊……”此音刚落,一旁的大圣有点恼火,伸手就去扯八戒的耳朵“呆子!你说什么呢!都入了空门,还贪恋美色!该打!该打!”说罢,拽着八戒向师傅走去。“不就说了两句吗,至于那么火大吗?”八戒嘟囔着。

另一边与梅山六兄弟同走的杨戬却后悔不已。想起刚刚大圣在他面前恭恭敬敬,说的上的兄弟道义,远远拉开了他俩的距离。骄傲如他的齐天大圣竟为了不起眼的和尚向别人底下了高贵的头颅,可惜了他双眼的灵气尚在,却傲气无存,为了磨平大圣的棱角,天庭真是煞费苦心啊。杨戬苦嘲到,自己那时怎么能听从命令,下凡捉了那妖猴呢?早知现在,当年的他宁愿造反天庭,也不会下凡捉了他。后悔,不甘那些诡异的情绪涌上,这可是自己劈山救母后第一次出现这种情绪。暗生的情愫向杨戬大声宣告诉着,他杨戬,司法战神动了凡情!这隐秘的情感被杨戬压到了心底,自己断送了自己所爱,现在只是忧人说梦。

戬空 拟人 借梗话剧《山》

 若有情说无情,却道其缘何在。

1.

灌江口二郎坐在亭前,端着酒杯,眯眼望向月亮。这灌江口的夜晚着实冷清了一些,此乃仙家之地,四周飘渺着冷风。这时,趴在桌旁打盹儿的啸天犬突然瞪大了双眼,咧起了犬牙,浑身毛发竖起,想必是有客来到了这冷清的灌江口。

“ 啸天,坐下!”杨戬看了眼躁动的啸天犬,呵斥道,冷冷清清的声线真是不愧于天庭冰冷的司法战神。被呵斥道的啸天犬委屈的退了回去,耳朵耷拉着趴在了原地。

周围的空气突然跳跃起来了,一抹黄窜入了杨戬的视线,棕色的短发乱蓬蓬的恰巧齐肩,散着冷光的金箍嵌入了发中,一身虎皮裙,但最让人留意的是那双泛着灵波的琥珀金眼,纯澈无杂。

“三眼儿!有酒?”这抹黄叫嚷着,冲亭前的杨戬过去,却发现亭前的石桌上有酒,欣喜地睁大了琥珀金眼,改变了原道,冲向桌子上的美酒。

“大圣这是不请自来啊……”杨戬脸上浮着浅浅的笑意打趣道。看着自顾自喝酒的人儿,也是无奈摇了摇头,心想:自己拿酒真是时候。

大圣对某人的紧盯毫无感觉,错过了炽热的目光,他左手拿着酒壶,右手搓着腮,一只脚没形象的踏在石凳上。

“大圣此来欲何?”杨戬喝了口酒,继而问道。半天闷闷的,没有听到回答。杨戬想此人必是醉了,否则话怎会这么少呢?于是刚欲抬头,便被大圣的话打消了念头。

“杨小二……你说那和尚……”喝酒半分醉,不知是真醉还是假醉,大圣眼镜微眯,死死的盯着酒杯,说话的语气却柔和起来。

“和尚?此次来我这儿,又是被师傅赶走了吧?”杨戬听到“和尚”两字便是已知这心高气傲的泼猴又是被他那唠叨善心的师傅赶出,到自己这来诉苦了。

“死三眼!你说什么呢!!”炸了毛的猴瞪了杨戬一眼,咬牙切齿的嚇了他一句,又开始喝酒。

“你……唉………”杨戬叹道,只得陪他同饮。一杯杯酒下肚,夜色浓了,酒香也四处弥漫。大圣的眼角泛红,头微微低垂。杨戬并没有喝多少,但酒未醉人自醉,佳人其相伴。杨戬起身去拿大圣手中的酒壶,却没想到竟夺不过来。大圣紧紧的握着,杨戬再次想夺之时,却又松开了酒壶,反过来一把抓住了杨戬正欲拿酒壶的那只手腕。

“泼猴……松手!”杨戬换了另一只手拿起并放下了酒壶,嘴上念叨着,伸手却是去扶大圣快要趴在石桌上的肩。微醉迟钝的大圣这才想起了方才的称呼,大叫“杨小二……你管孙爷爷叫什么呢?”说罢松开了杨戬的手腕,伸手挥胳膊想去打他,但浑身上下发软,使不上力。

杨戬双手一揽,将大圣拉入怀中,扶着他一步步向前走。可走起来十分艰难,怀里的人儿一点都不老实,耍起酒疯来真不愧是猴子,摁都摁不住。“你放开俺老孙!”杨戬毫无动容,继续拖着大圣向屋里走。“杨小二……你!”大圣的话并没说完就被杨戬打断了“泼猴,本君先前称你为大圣,你叫本君什么?礼尚往来,本君不能叫你泼猴吗?”杨戬的语气强硬了下来,好像是被惹火了,闻声的大圣突然不挣扎了,四周静了下来,只听到他们的脚步声。